快捷搜索:

戴志强《等免费大道要够长寿》

过年回家是良好传统,我回了芙蓉的家乡过年,但没有特地到怡保向长辈拜年,直至元宵节过后才上门谢罪。

犹记得有一年,隆怡2小时多的车程竟塞成6小时,屁股都生茧了才能抵达。为了避过回乡和返城的高峰期,拜年传统都延迟了,虽然佳节已过,长辈仍表体谅。

大家都知道,不是人们要故意去塞车,而是时间上的安排情非得已。大家都要一起上班一起下班,每个人都想早点回家休息陪家人,硬着头皮在车龙左穿右插堵成一块。

更不值的是,就算车主们付了不便宜的过路费,但高速大道并不高速,反而塞个半死。隆怡的过路费是26令吉50仙,来回高达50多令吉,加上整百令吉的汽油费,每次佳节回乡都教游子太沉重。

当然,这不是新政府的错,而是前朝就存在的问题,是谁下令签署“不公平的大道合约”?以前的反对党说过无数次,这是某人扶助朋党的“大盗公司”致富。

希盟承诺一旦上台就废除所有收费站,不过,现任首相马哈迪早在大选前就说了,这是不切实际的民粹政策,如今他也重申不可能全面废除大道收费,否则无法维持高速大道的维护、扩建和延长的开销。

以拥堵费取代

马哈迪的说法是中肯的,无数工作人员在大道巡逻、捡垃圾、修路等,还有多条路段从2车道扩建至3车道、隆市往南北双向路段甚至已扩建到4车道,还有改善和加设出入口,这些长期工作要由谁出钱?

谁使用大道就该由谁付过路费,合情合理,废除大道收费是不切实际的,否则对政府带来巨大开销。所以,希盟政府有足够理由不兑现这一项竞选承诺。

以“拥堵费”来取代过路费是合理的创意政策,深夜11时过后的大道路费全免直至凌晨5时,不必塞车也不必给路费。只有上下班繁忙时分全额收费,剩余非繁忙时段有30%折扣。

朝九晚五的打工仔依然是在同样的时段上下班、照旧的付钱塞车浪费生命,不过,运输业可以调整送货时间,规定罗里司机必须白天睡觉、凌晨开车,节省大笔成本。

届时,晚上10时许和凌晨4时许,为了节省过路费的司机们都停在大道入口附近,排队等待免费时段降临,成为另一番大马奇观。

问题是,如果它日实施在南北大道,免过路费是从车辆进入收费站算起,还是根据车辆驶出收费站的时间计算,抑或使用大道的全程都必须在免费时段?举例,司机在凌晨4时半从吉隆坡驶上大道,早上7时才抵达怡保,是全免、依时数计算或算作全费?

高昂的过路费是人民的沉重负担,也是通货膨胀的凶手之一。希盟当初承诺废除所有大道收费站,令人民怦然心动,但希盟上台执政才知道此路不可行,只能退而求其次以拥堵费来取代。

希盟从雪隆4条大道开始“兑现承诺”,逐步扩大到其他收费大道。只要大道合约期限没有延长,数十年内终会陆续结束收费,人民够长寿的话,终有一天等到免费大道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