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陈圆凤《纠结的大道》

当“条条大路通罗马”这句话出现的时候,可能还没有“收费站和过路费”这档子事,如果有,这句话就不会那么“励志”;“条条大路通罗马,但是要收过路费”,这句话,就是句笑话,多么煞风景,就是对政府的讥讽啊!

自从南北大道出现后,“过路费”就成为全马人民的心结,后来,大道多到数不胜数,尤其雪隆地区,出个门都很难避开收费站,这“过路费”就成为全民公敌,特别是塞车还要给过路费的时候,驾驶人士心头更是怒火中烧!

希望联盟在第十四届大选时,将“废除”过路费当成竞选宣言的重点,有许多选民也对此寄以厚望,老实说,我从来没有相信这点。要实现这个“美梦”,我觉得比承认统考文凭还困难,因为牵涉太多钱和太多方面的利益,虽然潘俭伟给了个数目,但是,后来的现实证明他说错了。

“废除过路费”是希盟上台后最大的舆论攻击,因为希盟无法兑现承诺,选民当然要追究,这怪不得别人,谁让希盟众领袖话说得这么满呢?

这两天,终于有关于“废除过路费”的一点好消息了,首相办公厅宣布对吉隆坡4条大道的新收费制度,分为6小时繁忙时段收“拥堵费”,其他时间30%折扣收费,以及非繁忙时段即半夜11点到早上5点的全免时段;这项宣布所获得的回应是“好坏参半,讥讽交加”。

且不论国阵各领袖的冷言冷语,民间为什么对这项宣布也没有很积极正面的回响呢?因为还是要收费,而且免收费的时间是在半夜!当然,你可以说人民不体恤政府的安排,但是,你不能期望人民都很理性,何况还有反对党在挑衅。

终于有所行动

其实,我倒是觉得这是“全废过路费”的第一步,总要有第一步才有第二部,好过动都不动的,收取繁忙时段的“拥堵费”是合理的作法,可以减少城市拥堵,舒缓塞车的问题,全世界很多城市都有同样的做法,至于其他的时段的调整过路费,也是应有的,至少减低了道路使用者的过路费开销。

如果能将其他时间的过路费折扣50%,我觉得就更理想,因为那也是上班时段,对做销售和外勤工作的人很重要。

我觉得,我们应该先接受这种对过路费的“调整”,过路费不是朝夕可以废除的,一方面我们可以批评希盟政府胡乱承诺,一方面我们也要理解问题的复杂性,有这“第一步”,才有“下一步”。想想,如果我们还在国阵治下,纳吉可能这么做吗?希盟政府再不济,也终于有所行动。

希盟政府现在是动辄得咎,禁烟废死都被骂得狗血淋头十恶不赦,现在这调整大道过路费也被网民骂得如果不共戴天之仇似的,但是,一个有责任感的政府就必须有破旧立新的勇气,尤其希盟是“改朝换代”的政府,如果不能做到去前朝旧弊,就是辜负民意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